彩票平台真的能赚钱么
她時代   » 生活 » 美食 

豆瓣 8.3 的國產片講了一個“吃人”的故事

2018年04月15日 09:53 瀏覽量:1 來源:她影

這部影片我去年在FIRST就已經看過了,阿貓前兩天看完后,上跟我說,看完了又激動又難受,我就邀她寫了這篇文章。阿貓原來定的題目是:生而為奴,我很抱歉。我覺得也很好,只是相對來說更隱晦了一些,就用了"吃人"

這部影片我去年在 FIRST 就已經看過了,阿貓前兩天看完后,上跟我說,看完了又激動又難受,我就邀她寫了這篇文章。

阿貓原來定的題目是:生而為奴,我很抱歉。

我覺得也很好,只是相對來說更隱晦了一些,就用了 " 吃人 " 這個詞。

這個電影背后講了因為一個意外死的小孩,牽扯出的煤老板、律師、啞父三者之間的糾葛,而這三人正好構成了社會金字塔結構的上中下三層。

死去的小孩張磊,其實不是被姜武飾演的煤老板射死的,是被整個金字塔結構的壓力吞噬的,而且,從精神上和肉體上都被吞噬、碾碎、消化掉了。

無聲無息。

基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,這樣直戳社會通處的國產電影,已經不多了,《心迷宮》之后,導演又交出完成度這么高的一部,的確挺值得去電影院一觀。

------------- 以下是阿貓的原文:

首先我必須說,《暴烈無聲》,是一部讓人無法輕松的電影,充斥著罪惡、武力、鮮血,以暴制暴。

暴烈,意為狂暴剛烈。宋朝何薳在《春渚紀聞》中寫道:" 火延于屋,風勢暴烈,不可救撲。"

我覺得很妙。暴烈便是風之于火,熾烈狂飆,象征反抗性的人格。

同時也與礦山嘣噔炸開的 " 爆裂 " 同音,一語雙關。

英文譯名Wrath ofSilence,wrath 指強烈的義憤,帶有給予懲戒的意思,落在這里,卻是沉默的報復。

這意味著,所有關鍵沖突都要靠暴力解決。把咆哮聲吞進肚子里,余下只有悶痛,

就像小孩張磊的父親張保民,在激烈斗毆中咬斷了自己的舌頭,傷人三分,卻自傷七分。

故事根植于包頭,一個以煤礦開采為主產業的重工業城市。

留心觀察,可以發現幾位主角的車牌上,內蒙古的 " 蒙 " 字被巧妙改寫成豢養的" 豢 ",喻指底層如豬如狗,又影射黑心老板收買和利用人心,猶如畜養奴隸。

(牌號也分別是 A-B-C 三個階層)

全片如草蛇灰線一般埋下伏筆:反復出現的金字塔,戴奧特曼面具的孩童,

還有羊肉——絞成片狀的羊肉片,陳列在礦業集團董事長的菜碟里,無限精美,鮮紅奪目;

任人屠宰的羊體,散布在屠戶的案板上,刀痕累累,瘟腥可怖,令人不忍卒視。

這難免讓人聯想到,張保民失蹤的兒子,在被弓弩射殺之前拼死維護的羊。

據聞,豬在遭遇屠宰之前會拼命嚎叫,如同伴在旁,必奮力營救;牛得知命不久矣,亦會流淚。

卻沉默。

張保民,就像在沉默的羊群中唯一一頭蠻抗的羊,卻終究不敵強暴勢力。

莽夫張保民,從來不懂什么溫遜恭良,只知道你奪走他的,他就要用拳頭問候你。

大老板昌萬年,人狠話不多。如果你跟他逆著來,他便會給你點顏色瞧瞧。

如果對峙直接在兩人之間發生,形勢必如山體爆裂一般無法收拾。所以還有第三角。

律師徐文杰,并非啞巴,卻始終躲避說話。

不接大客戶昌萬年打來的電話,不回答警察審訊提的問題,也不與痛失愛子、心急如焚的苦命村民張夫婦有過多交流。

有了這層緩沖地帶,再加上多線敘事的引入手法,故事就變得越發曲折迷離、錯綜復雜起來,如同誤入人性迷障。

三個在故事開始并無交集的男人:

一個渾身蠻力卻無法說話的底層民工,

一個靠鉆營和暴力征服爬升的投機分子,

還有一個犬儒的精英知識分子,

他們所在的軌道終于交疊起來,潛藏在深山里頭的激烈矛盾一觸即發。

說說片中的隱喻。

金字塔,象征階級。張保民的兒子張磊死后,他曾用石塊堆筑的小山堆也隨之倒坍。亦暗含孩子名中 " 磊 " 字。

昌萬年辦公桌上的金字塔,也多次在鏡頭里閃現,果不其然,他最后用它殺人。

階級會讓人喪命,也可以作為兇器使用,只要你不惜讓它沾滿血污,便是這一層隱喻給我的感覺。

說實話,作為一個理性悲觀主義者,如果不是片尾突兀切換到奸商淪為階下囚的一幕,我以為壞人會繼續不被苛責地生活下去。

就像那句老話說的:殺人放火金腰帶,修橋補路無尸骸

又如詩人北島的悲鳴: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。現實何嘗不是這樣的呢?

以昌萬年為首的投機分子,如猛獸一般掠食中層的寬仁之心,以及底層的生存權利;

中產階級的沉默,又窒礙了弱勢群體的發聲。

最后,命如草芥的子民只剩下一個啞黑的洞口,里面曾經是他們的希望。

目睹張磊之死的屠夫兒子,始終戴一副奧特曼面具出場。

超人象征正義,卻套在孩子的腦袋上,不成氣候。

而且他也沒有言語,不知是因為受驚失語,還是導演的刻意為之。

斯文律師徐文杰,始終懦弱回避、三緘其口。然而,當他女兒被昌萬年手下綁架后,他終于也不得不跳入這場血腥爭奪戰中。

在枝椏叢生的山野密林里,三軍對壘,劍拔弩張。

當張保民孤勇搏殺,為至始至終袖手旁觀的徐文杰,爭取到搶救女兒的寶貴時機,徐卻抱起女兒迅速撤離了現場。

他深諳明哲保身的道理,所以走為上策——這是他在這個黑暗叢林存活下去的法則。不像張保民,沒有別的選擇,徒剩一雙鐵拳和一身筋骨。他是鄉野村夫,他卻是知識分子。

只要原路返回,他的前途是一片明亮坦蕩。

片中有 " 超現實 " 的一幕,即死去的張磊牽著小女孩的手奔赴山巔。看到山下巍巍高樓,不知兩個孩子作何感想?是否泫然欲淚,念想山下有一處煙輕夢暖的家?

但是我們不可得知,因為孩子已死

而且,無論這個眼神清澈的男孩如何死去,都只是這座轟鳴不斷的城市里,一顆小小的、幾乎看不見的暗粒,瞬間消失在當局者的視野里。就像網友蔥油靜所說," 單個人的死亡無法揭示任何不義 "。

在歷史高速碾過的車輪下,犧牲不過是 " 必然的陣痛 "。也沒有人告訴犧牲品,除了忍讓和茍合,還有什么別的出路。

張保民是少數派,他從不忍讓,也不屑茍合,崇尚以牙還牙和有仇必報。但還是輸給了階級。

三個階層的孩子,一個在國外念書,一個在國內享福,一個卻尸首無存,形成極端鮮明與諷刺的對比。

觀影期間,我的腦海里不斷掠過《白日焰火》《暴雪將至》這些以北方蕭條景象作為舞臺和背景的現實主義懸疑片,大概因為同樣色調灰暗,揭示的也是社會暗面。

但《暴烈無聲》最讓我感到鈍痛,因為它仿佛讓我看到,一個孩子的死是由整個社會完成的,而善良張大著嘴,卻講不出話來。

哈金說過," 我必須說真話,必須對抗遺忘,必須關注那些比較不幸以及一無所有的人。"

我想,這也是每個知識分子的職責所在。

行筆至此,我已經憶起許多年輕生命的逝去。

他們屬于弱勢群體,女人,或者少數族裔,貧困者,以及性少數群體,或是像張保民這樣,舌頭被閹割的一代,在抗爭,或者迫害中死去。

但愿我們不會忘記他們的苦痛,也不會輕而易舉地,譴責或質疑他們看似偏激的憤怒。

因為曾有人頂著黑暗前行,曾有人赤手空拳搏斗,曾有人為了捍衛自己的權益,肝膽涂地不惜。

生而為奴,對不起。

她影作者庫阿貓,女性,90 后。談性說愛專欄作者,偶爾也給 Vice 撰稿。

一個只說真話的:阿貓啥都不知道

大家都在看

為你推薦

?

猜你喜歡

prev next
Copyright ? 2006-2018 Smartsh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浙ICP備10001336號-1
彩票平台真的能赚钱么 168手机开奖现场直播 让胜和胜是同一个结果吗 pc28app官网下载 hao123彩票网站 玩pk10赚100一天难吗 福利时时彩开奖号码 e球彩太假了 胜负彩14场都中了 7m篮球即时比分网球 浙江十二选五走势图一